可可文学网 > 武侠仙侠 > 开局一个明末位面 > 第二百八十章兄弟,你看着面熟啊

第二百八十章兄弟,你看着面熟啊

    混混其实是能当老大的,比如最为有名的那个大汉开国皇帝,就是这方面的大家,可是罗汝才不行,虽然他他给自己起了个叫曹操的外号,可是他不是真的曹操,他没有曹操那种征战天下的豪情,他更多的是在这乱世沾点便宜。

    所以当马守应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回来的时候,罗汝才大惊失色,这是恨自己不死啊,想着罗汝才连连摆手道:“诸家哥哥在这里,哪有我罗某放肆的机会啊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李自成皮笑肉不笑道:“兄弟过谦了,兄弟自诩为曹操,那就有雄才大略,为何不能当这头领啊?”

    罗汝才听了这话道:“李家哥哥哪里的话,我说的那些胡话,都是吓唬人的,就我这样那能当曹操啊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张献忠闻言道:“罗兄弟,过谦了,我看兄弟就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哥哥哎,你们就别折杀我了,我真的干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罗汝才大声说道,听了这话马守应冷眼旁观,让你刚才害我,而黑煞神却有些羡慕了,这要是推荐自己自己绝不含糊,肯定当了这头领,这头领别人当的,俺大老黑就当不得了?

    气氛很诡异,这些贼寇之间根本没有信任可言,不存在信任,自然就不存在合作的可能性,一时间彼此都不服对方,就这样坚持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黑煞神道:“好了,现在咱们五个都互相不能当头领,那咱们如何联合?”

    黑煞神问道,听了这话罗汝才看了看李自成与张献忠,要说联合,其实这两个家伙是最合适当头领的,黑煞勇而无脑,马守应胸无大志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文武双全,可是名声不显,难以服众,唯有此二人名声甚大,且颇有手腕,可惜这属于两头猛虎。

    有道是一山不容二虎。

    “联合,为何要联合?”

    听了黑煞神的话,张献忠不屑的说道:“联合,那是弱者才需要干的事情,而区区蓝田县需要咱们兵精粮足的大军联合吗?我认为可以各打各的。”

    张献忠扫视众人一眼说道,听了这话李自成道:“这话不对,联合胜利更大,联合是有必要的,不过既然咱们互相都说服不了对方,不联合也就罢了,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张献忠看了李自成一眼道:“哼,那就没得谈了。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自成这时却开口道:“等一下,张统领,我们大军都快要到大荔县了,你的兵马呢?”

    张献忠听了这话看了李自成一眼道:“我部兵马不走大荔县,我们要绕过西安府,走兴平,过长安,直捣蓝田总部。”

    李自成听了这话:“你这么可绕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绕远,绕些就饶一些吧。”

    张献忠毫不在意的说道,听了这话李自成眼睛微微眯缝起来道:“既然如此,就祝你一路顺风了。”

    张献忠一拱手道:“承你吉言,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完张献忠起身,领着两个义子走了,李自成见状也起身抱拳道: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老回回马守应道:“我也先走了,估计明日我就能赶到大荔县,到时咱们大荔县汇合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屋子里只剩下黑煞神与罗汝才,黑煞神这时面色不善道:“牛什么牛,都是反贼,好像他们高咱们一等一番。”

    罗汝才听了这话道:“人家都是官军出身,咱们是土匪混混出身,人家自然觉得人家更高贵了,这个没法子哟。”

    罗汝才说着转身往外走,黑煞神道: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罗汝才道:“整军抢先进入大荔县,这个大荔县与蓝田县挨得近,这些年里面的富户很多都借着蓝田发了大财,听说土财主家都修银窖子了,这些钱可不能让别人抢先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富裕!”

    黑煞神听了这话眼睛瞪了起来,紧跟着也不再管刚才受挫了,急冲冲起身,紧跟着催促大军,赶紧走,怪不得老回回他们骑兵要抢先进入大荔县,原来是去抢钱啊。

    黑煞神急冲冲的走了,罗汝才嘴角翘了起来,这黑大个就是好骗,大荔县那么好进的吗?如果他是蓝田李朝生,肯定不希望贼兵进入蓝田祸祸一番,所以最好就是把战场放在大荔县,所以大荔县现在可能充满了陷阱,正好让这黑大个去趟趟路。

    想着罗汝才伸了个拦腰,紧跟着对身后的精明的汉子道:“去,通知下去,军队整军,不过别着急出发,等黑煞神军队出发两个时辰后在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精瘦的汉子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这边第一个走出去的张献忠来到了外面,跟在身后的孙可望道:“义父,那黑大个太无礼了回头找机会一定要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张献忠笑道:“黑煞神不足为率,有勇无谋,对付他轻而易举,咱们真正要注意的是李自成,那才是一只猛虎随时都可能会择人而噬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孙可望道:“那我去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张献忠道:“不成,你现在太小了!”

    “那我在大点去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张献忠点点头道:“好,你在大点就给我杀了他!”

    张献忠说着,紧跟着看着一言不发的李定国,这个小孩是在陕北捡的,捡的时候一个村子的人都被土匪杀了,只有这个小孩站在死人堆里,可是脸上并无惧色,显得如此格格不入,张献忠与之问话,对答如流,丝毫没有失态的地方,张献忠深喜之,认作义子干儿。

    今日带他们二人来,就是让他们见见世面,他张献忠的干儿子,不能庸庸碌碌的,想着张献忠走出了大寨,而李定国却一言不发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张献忠看李定国这个样子不由发问:“定国,为何一言不发?”

    李定国这时开口道:“义父,孩儿有一事不明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何事?”

    李定国道:“其余四人都要从大荔县进攻蓝田,为何咱们非要绕道兴平,不与他们一起呢?”

    张献忠闻言看了看李定国道:“因为蓝田不是咱们的目标,咱们此行更大的目标是探查一下入川之路,陕西终究不是久待之地,要想成就一番霸业,非要入了四川才行,只有进入那里,才能进可攻退可守,有不败之基业。”